实时状态


今日事件 :

  • hu/hong
    之间 pm 8:00 - pm 8:00


天气实况


天气预报

发表在 系统信息 | 评论关闭

Asteroid Florence——近距离通过地球的最大小行星

  • 一个大型的近地小行星,将于2017年9月1日近距离通过地球

小行星弗罗伦斯(Florence),是一个大型的近地小行星,将于2017年9月1日,预计在距离我们约为700万公里(18倍的地月距离)的地方,安全通过。

来自NASA斯皮策空间望远镜以及近地天体广角红外线探测望远镜的测量结果,预计小行星弗罗伦斯的大小约为4.4公里。

自NASA探测和跟踪近地小行星以来,尽管有很多小行星,有以几倍的地月距离通过地球,比小行星弗罗伦斯距离我们还要近,但这些小行星都相对比较小,小行星弗罗伦斯是近距离通过地球的最大的小行星,下一次这么近距离通过预计要到2500年了。

Credits: NASA/JPL-Caltech

这颗小行星于1981年3月由位于澳大利亚的赛丁泉天文台(Siding Spring Observatory)发现,以弗罗伦斯(Florence Nightingale)的名字命名,用于纪念现代护理的创始人弗罗伦斯·南丁格尔(1820-1910)。

在8月下旬和9月上旬,小行星弗罗伦斯的星等为9级,天文爱好者们可试着通过小型望远镜进行捕捉。另外这么相对较近的距离,也为科学家们提供了观测和研究的机会。

  • 新发现了第三个三合小行星系统

Credits: NASA/JPL-Caltech

小行星弗罗伦斯(Florence),是一个大型的近地小行星,于2017年9月1日,在距离我们约为700万公里(18倍的地月距离)的地方安全通过。

动图详见:https://cneos.jpl.nasa.gov/images/news/florence.p5us.1Hz.s382.sep01.gif
Credits: 
NASA/JPL

在8月29日至9月1日期间,通过NASA的Goldstone深空通信网络,获得的小行星弗罗伦斯的雷达图像,显示它有两颗小卫星。

小行星弗罗伦斯是发现的第三个三合小行星系统(triple asteroid),有必要提的是,迄今为之我们已知近地天体的数量超过了16400颗,所以三合小行星系统比较罕见。

Goldstone深空通信网络确认了小行星弗罗伦斯的大小约为4.5千米(2.8英里),但这两个卫星的尺寸大小还不能确定,大小估计在100米至300米之间(300英尺至1000英尺)。这两个卫星的轨道周期也未能精准确定,靠近弗罗伦斯的轨道周期约为8小时,外层卫星的轨道周期约为22小时至27小时。

  • Radar Reveals Two Moons Orbiting Asteroid Florence

Radar images of asteroid 3122 Florence obtained at the 70-meter antenna at NASA’s Goldstone Deep Space Communications Complex between August 29 and September 1 have revealed that the asteroid has two small moons, and also confirmed that main asteroid Florence is about 4.5 km (2.8 miles) in size. Florence is only the third triple asteroid known in the near-Earth population out of more than 16,400 that have been discovered to date. All three near-Earth asteroid triples have been discovered with radar observations and Florence is the first seen since two moons were discovered around asteroid 1994 CC in June 2009.

The sizes of the two moons are not yet well known, but they are probably between 100 – 300 meters (300-1000 feet) across. The times required for each moon to revolve around Florence are also not yet known precisely but appear to be roughly 8 hours for the inner moon and 22 to 27 hours for the outer moon. The inner moon of the Florence system has the shortest orbital period of any of the moons of the 60 near-Earth asteroids known to have moons. In the Goldstone radar images, which have a resolution of 75 meters, the moons are only a few pixels in extent and do not reveal any detail.

Animated sequence of radar images of asteroid Florence obtained on Sep. 1, 2017 using the 70-m antenna at the Goldstone Deep Space Communications complex. The resolution of these images is about 75 meters. The images show two moons orbiting the much larger central body, which is about 4.5 km in diameter. The inner moon briefly disappears as it moves behind the central body and is hidden from the radar. (NASA/JPL).
Animated sequence of radar images of asteroid Florence obtained on Sep. 1, 2017 using the 70-m antenna at the Goldstone Deep Space Communications complex. The resolution of these images is about 75 meters. The images show two moons orbiting the much larger central body, which is about 4.5 km in diameter. The inner moon briefly disappears as it moves behind the central body and is hidden from the radar. (NASA/JPL).

The radar images also provide our first close-up view of Florence itself. Although the asteroid is fairly round, it has a ridge along its equator, at least one large crater, two large flat regions, and numerous other small-scale topographic features. The images also confirm that Florence rotates once every 2.4 hours, a result that was determined previously from optical measurements of the asteroid’s brightness variations.

The animated sequence to the left is built from a series of radar images of Florence. The sequence lasts several hours and shows more than two full rotations of the large, primary body. The moons can be clearly seen as they orbit the main body. Radar images are different from pictures taken with a digital camera but are similar to ultrasound images. The geometry in radar images is analogous to seeing an object from above its north pole with the illumination coming from the top. Projection effects can make the positions of Florence and its moons appear to overlap even though they are not touching.

Florence reached its closest approach to Earth early on September 1 and is now slowly receding from our planet. Additional radar observations are scheduled at NASA’s Goldstone Solar System Radar in California and at the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s Arecibo Observatory in Puerto Rico through September 8. These observations should show more surface detail on Florence and provide more precise estimates of the orbital periods of the two moons. Those results are valuable to scientists because they can be used to estimate the total mass and density of the asteroid.

Ref:

  1. http://www.nasachina.cn/news/%e4%b8%80%e4%b8%aa%e5%a4%a7%e5%9e%8b%e7%9a%84%e8%bf%91%e5%9c%b0%e5%b0%8f%e8%a1%8c%e6%98%9f%ef%bc%8c%e5%b0%86%e4%ba%8e2017%e5%b9%b49%e6%9c%881%e6%97%a5%e8%bf%91%e8%b7%9d%e7%a6%bb%e9%80%9a%e8%bf%87.html
  2. www.nasachina.cn/information/新发现了第三个三合小行星系统.html
  3. https://cneos.jpl.nasa.gov/news/news199.html
发表在 News | 标签为 | 评论关闭

近地天体望远镜发现的小行星命名为“马永生星”

“马永生星”——210292号小行星,是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于2007年10月6日,用盱眙天文观测站近地天体望远镜发现的,国际小行星中心于2009年3月给予210292号国际永久编号,2017年6月9日经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批准,正式命名为“马永生星”。“马永生星”绕日运行椭圆轨道的半长径为2.755天文单位,偏心率为0.091,轨道倾角为8.122度,绕太阳一周需4.57年。2017年7月27日下午,在北京中国石化集团公司总部举行了“马永生星”命名仪式。

马永生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沉积学家,石油地质学家,他是海相碳酸盐岩油气勘探理论研究的开拓者,也是我国普光气田、元坝气田发现的主要贡献者。在长期的油气勘探理论研究和生产实践过程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创新成果,为促进我国石油行业发展、保障国家油气安全作出了重要贡献。马永生院士曾于2007年荣获何梁何利基金最高奖项――科学与技术成就奖。在命名仪式上马永生院士说:“宇宙星辰遥不可及,‘马永生星’于我而言,已经远远超出了奖励与光荣的意义,它更意味着鼓舞和激励,意味着责任与使命。”

相关新闻链接:

http://pmo.cas.cn/cxwh/whhd/201707/t20170731_4837912.html

中国网:http://www.china.com.cn/news/2017-07/28/content_41305109.htm
网易:http://news.163.com/17/0728/10/CQE3VMGE000189DH.html
新华网:http://www.bj.xinhuanet.com/bjyw/2017-07/28/c_1121394392.htm

发表在 News, 观测日志 | 评论关闭

“杞人忧天”也有道理(转)

中国科学报: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17/7/325809.shtm

美俄双双启动小行星撞地球“防御计划”,我国专家认为:

“杞人忧天”也有道理

 

美国航空局6月30日宣布批准一项防止小行星撞地球的计划进入初步设计阶段,计划2020年发射航天器撞击一对小行星以改变其轨道。 随后,俄罗斯航天集团下属单位表示将从2019年开始筹建近地小行星搜寻追踪系统,及时预警潜在撞击。美俄为何相继启动小行星撞地球“防御计划”?记者就此采访了有关专家。

近地小行星撞击地球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美俄采取了巧合的“一致行动”,是不是意味着有可能有小行星撞击地球的危险呢?

中科院上海天文台台长洪晓瑜表示,从天文学的角度来说,“杞人忧天”是对的。小行星“光顾”太阳系行星时有发生,只是大部分小行星在进入大气层后会被烧毁、分解,使人们觉得“天上掉下来小行星”很少发生。

美国航天局将直径超过1千米的小行星列作“可造成全球性影响”的潜在威胁天体,并重点观测追踪。美国估计,人类已发现了约93%的此类天体。然而,对于直径小于1千米的小行星,目前还有许多人类尚未观测到,不排除撞击地球、造成区域性破坏的可能。

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台长杨戟表示,直径大于140米且离地球轨道小于750万千米的小行星对地球有可能构成直接威胁。但迄今已发现的潜在威胁小行星总数尚不足理论估计数量的三分之一,其中,直径大于40米的近地小行星已发现数量仅占3%。因此,加强对近地小行星的探测是探索和认识太阳系的迫切需要。

人类防御小行星“意外飞来”,存在哪些漏洞?

历史表明,小行星撞击地球发生的概率可能超出人们想象。2013年,一颗陨落的小行星在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上空爆炸,致使大量建筑受损,数千人受伤。许多宇航机构是通过社交网络和视频网站了解此事的,这表明人类对近地小行星的出没,在认知上存在严重不足。

科学家认为,发生在车里雅宾斯克的事件已经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警告。如果说2013年是车里雅宾斯克运气不好,那么如果20年后,人类的某个地点又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击中,那可不是坏运气的问题了。

目前,人类在监测近地小行星意外飞来的实践中,还存在哪些漏洞呢?

杨戟表示,近地小行星游弋在太阳系各个地域,轨道分布广、亮度低、变化速度快,这为小行星探测造成巨大挑战。目前,监测近地小行星的天文装置,普遍口径小、数量少、站址单一、探测深度有限,有能力的国家需要建设具有大天区搜寻、低亮度探测和动态持续监测能力的高灵敏度天地一体化监测网。

发现具有潜在威胁的小行星,人类目前技术能否实现防御呢?

中科院微小卫星创新研究院新技术中心主任张永合认为,利用人造航天器进入深空接近或撞击小行星是可实现的,但要想让小行星在受控的状态下偏离威胁轨道,或分解成碎片,还面临巨大的技术挑战。

监测近地小行星,除了预警,还能干什么?

人类对近地小行星的监测,除了能防止小行星撞地球所造成的生存环境破坏,还能为深空探测提供直接科学支撑。

杨戟表示,近地小行星蕴含着太阳系形成初期的原始信息,是人类开展深空探测的重要科学目标,也是继月球后人类探索太空的重要对象。国际上已有多个组织开始探索开发利用小行星的资源。

张永合认为,对地球附近微小行星、近地小行星、空间碎片的普查、跟踪和编目是保障航天和深空探测活动的关键。利用微小卫星技术开展低成本深空小行星探测、采样是当前国际空间科学领域的热点,未来甚至可以利用近地小行星作为深空探测的运载平台,将航天器送入太阳系深处。

目前,美国、欧洲、俄罗斯、日本建设了近地小行星监测预警的相关基础设施。其中,美国投入了一批新的地面监测设备,并启动建设了下一代巡天望远镜,把近地小行星搜索作为重要业务目标。欧空局利用地面雷达和光电设备监测人造天体、空间碎片和潜在威胁天体,同时计划建设高精度望远镜开展扫描巡天。

我国的近地小行星观测研究有长期积累。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建设了1米施密特近地天体望远镜,近年来成为国际小行星联测网中数据排名领先的台站之一。到目前,已新发现8个近地小行星,并对上千个近地小行星进行了监测,在国际上具有一定影响力。

(新华社记者王琳琳)

 

发表在 News | 评论关闭

中科院科技创新亮点成果筛选(201702)

转自:http://www.cas.cn/zt/kjzt/ldcgsx201702/

W020170717429850651529

能与众多大项目的成果列在一起参选,是对我们成绩的肯定!中科院科技成果亮点筛选

近年来,中科院在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下,在全院科研人员的共同努力下,重大科技成果不断涌现。为进一步增进公众对中科院亮点工作的了解,同时促进院属各单位进一步加强对重大成果的传播推广,特启动“中科院科技创新亮点成果筛选”活动。
中科院相关职能部门现已推荐2017年第2季度候选条目,欢迎大家积极参与投票,相关得票数将作为正式当选条目的重要参考依据。感谢对中科院科技创新工作的鼓励和支持!

 

 

发表在 News, 观测日志 | 评论关闭

超新星“量产”的秘密(转)

转自:http://caskepu.chuanbo.cas.cn/gb/jctj/201706/t20170622_4528695.html

蟹状星云(M1)位于金牛座,距地球6500光年。它是公元1054年一次超新星爆发留下的残骸。我国史书《宋史》《宋会要》等较为详细地记载了这次超新星爆发,因而这颗超新星也被称为“中国超新星”。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你以为它是一颗“新”恒星,实际它是恒星生命的终结;它光芒耀眼,你却不知道下一次它出现在哪儿。

5月14日,一位美国犹他州的天文爱好者利用35厘米口径的小望远镜,发现了位于旋涡星系NGC 6946中的一颗突然变亮的天体。全世界天文学家纷纷转动望远镜来观测这个突发的事件,并最终利用测光和光谱的数据证实了,这是一个很年轻的ⅡP型超新星。

虽然随着技术与设备的进步,超新星不再是极其稀有的发现,但这颗最终被命名为SN 2017eaw的超新星,其所在的寄主星系NGC 6946依然破纪录地孕育了它一百年来的第10颗超新星。除此之外,在这个距离我们大约2000万光年的星系中,有一颗质量大约是25倍太阳质量的红超巨星在2009年短暂变亮后再变暗。这个“消失”的天体(N6946-BH1)被认为很可能是一个爆发失败的超新星,最终很可能会转变为黑洞。

提前预告超新星不容易 新技术提高寻找效率

我们的宇宙中,每秒钟都会有一颗超新星爆发。然而,相对于恒星漫长的数百万年生命,超新星事件的持续时间很短。加上大部分望远镜都无法分辨出银河系外星系内的恒星,因此很难提前预告超新星的爆发。

上世纪90年代,天文学家选择了一批离我们较近的星系,用望远镜对它们进行反复拍摄,通过比对不同时间拍摄的图像来发现超新星。当时的北京天文台兴隆观测站利用一台口径仅有60厘米的望远镜开展寻找超新星的工作,一度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进入21世纪,随着探测器和数据处理技术的进步,使得我们可以快速获得大面积天区的图像,于是更多的大视场巡天项目纷纷启动。现阶段很多巡天计划的单幅图像覆盖的区域可以达到数十平方度(月亮的大小约0.25平方度)。其中计划于2018年展开的ZTF(Zwicky Transient Facility)巡天,甚至可以做到在一个夜晚把整个天空扫描一遍。图像中会有上万甚至几十万颗恒星和星系。

如何在这些恒定不变的天体中找到诸如超新星这样会变化的目标源,一直是很大的挑战。最近几年,科研工作者主要使用图像相减技术,即利用两幅不同时间拍摄的图像进行对减,把恒星和星系这样的不变天体去除,再利用一些判断标准就可以比较准确地找到超新星候选体。

最新的机器学习技术的引入,有助于更加有效地找到超新星,进而利用其它望远镜对它们进行后随观测。中国天文学者最近几年也在开展大视场超新星巡天项目。清华大学与国家天文台和紫金山天文台合作的TNTS(Tsinghua-NAOC Transient Survey)和PTSS(PMO-Tsinghua Supernova Survey)每年可以发现超过100颗各类超新星。

研究人员利用这些极为早期的超新星观测数据,开展了大量超新星前身星模型的研究工作,为恒星的演化补上了最终的一环。

超新星爆发极其明亮 孕育绝大多数重金属元素

尽管201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了三位利用超新星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天体物理学家,但相比声名赫赫的黑洞,超新星要默默无闻得多。超新星爆发是某些恒星在演化接近末期时经历的一种剧烈爆炸。这种极其明亮的爆炸所释放的电磁辐射经常能够照亮其所在的整个星系,并可持续几周至几个月。爆炸中,其前身恒星的绝大部分结构彻底瓦解。

翻开元素周期表,绝大多数重金属元素都来源于超新星的爆发。爆发所抛出的物质与激波会对下一代恒星形成以及星系的演化产生不可忽略的影响。

天文学家沃尔特·巴德和弗里兹·茨维奇最早于1931年在他们所讲授的课程中引入了“Supernova(超新星)”这个词,用于介绍一些突然出现在天空中的“新”恒星,并沿用至今。

根据历史文献记载,2000多年来,我们的银河系至少出现过8颗超新星。其中最有名的当属我国宋史中有详细记录的AD 1054。它爆发后留下的遗迹就是我们今天命名为M1的蟹状星云。而银河系迄今为止最后一个有记录的超新星是1604年爆发的开普勒超新星。

现代超新星的研究,一般认为是从1885年发现我们的邻居星系M31中爆发的超新星开始的。国际天文学联合会(IAU)对超新星的命名,是用发现时的年份加上英文字母表明发现的次序。越来越多超新星被发现,使得它们名字中的字母数量不得不从一个增加到了三个。

走向死亡时的余晖 昭示不同的恒星“前世”

突然变亮的超新星看似“新”恒星,但其爆发却是一部分恒星生命的终点。爆炸一旦发生,最终的结果就是恒星的彻底消失或转化为极端致密的天体,比如中子星或者黑洞。这个过程不可逆转。

20世纪40年代,鲁道夫·闵可夫斯基提出利用超新星的一些表象特征,如光谱中的谱线和超新星光度随时间的变化,来对超新星进行分类。最初的判断标准是用光谱中的氢元素电离线来区分Ⅰ型(无氢)和Ⅱ型(有氢)超新星。随着超新星发现数量的增加,又根据硅和氦的电离线把Ⅰ型超新星再分为Ⅰa(有硅)、Ⅰb(有氦)和Ⅰc(无氦)型。Ⅱ型超新星中,也根据光度变化曲线的形状分为ⅡP,ⅡL等子类型。

虽然这个分类被沿用至今,但随着恒星演化理论的快速发展,超新星研究者们更倾向于用超新星爆发的机制来重新定义超新星的类型。20世纪70年代,天体物理学家提出,Ⅰa型超新星爆发来源于双星系统中的致密白矮星爆炸。白矮星通过吸积伴星的物质或者与另外一颗白矮星发生碰撞并合,导致其质量超过稳定的白矮星质量上限。此时电子简并压无法再抗衡引力,引发恒星温度持续上升,最终发生剧烈的爆炸。

Ⅰa型超新星爆发的主要能量来源是镍元素同位素的放射性衰变。超新星爆发后亮度迅速上升,在2—3个星期的时间内达到最亮,此后开始缓慢下降并最终消失不见。除了Ⅰa型超新星,其它类型的超新星都来源于大质量恒星的演化。

1986年,天体物理学家乌斯里和韦弗利发表文章,认为质量大于8倍太阳质量的恒星在其生命的最后阶段,用于提供辐射压、保持恒星稳定的氢元素被燃烧殆尽,引力导致恒星向内部快速塌缩,最终发生爆炸。文章开头提到的SN 2017eaw就属于核塌缩型超新星,并且是其中最常见的ⅡP型。这类超新星的光度在长达2—3个月时间内保持不变。利用哈勃望远镜,天体物理学家们直接证认了,大部分ⅡP型超新星的前身星都是红超巨星。

未来会有更大量的超新星爆发被探测到,上至宇宙模型、下至恒星形成等各个领域将成为它们的用武之地。

  (作者:张天萌,系国家天文台副研究员)

发表在 News | 评论关闭

近地天体望远镜发现的小行星命名为“叶培建星”

“叶培建星”——456677号小行星,是紫金山天文台2007年9月11日,用紫金山天文台近地天体望远镜发现于双鱼座。国际小行 星中心于2016年2月给予456677号国际永久编号,并确认紫金山天文台拥有该天体的发现命名权。2017年5月8日在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举行“叶培建星”命名仪式。

叶培建,生于1945年,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空间飞行器总体、信息处理专家。绕月探测工程、嫦娥一号卫星系统总指挥兼总设计师。曾任我国第一代传输型侦察卫星系列总设计师兼总指挥,为我国第一代长寿命传输型对地观测卫星的研制,做出了系统的、创造性的成就和贡献,并任太阳同步轨道平台首席专家;任嫦娥一号卫星总设计师兼总指挥,为首次绕月探测工程的成功研制做出了重大贡献,现任嫦娥系列各型号总指挥、总设计师顾问,嫦娥三号首席科学家;总装国防973和探索项目顾问专家组成员,清华等高校兼职教授。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一等奖等多项奖励和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14年作为团队带头人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创新团队奖。作为多个开创性空间探测器的总设计师和相关领域首席科学家,推动了中国卫星遥感、月球与深空探测及空间科学的快速发展。

相关新闻链接:
人民日报: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17-05/09/nw.D110000renmrb_20170509_5-08.htm
科学院网:http://www.cas.cn/cm/201705/t20170509_4599967.shtml, http://www.cas.cn/cm/201705/t20170509_4599977.shtml
人民网:http://scitech.people.com.cn/n1/2017/0509/c1007-29262158.html
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tech/2017-05/08/c_1120938641.htm
中华网:http://news.china.com/news100/11038989/20170509/30502228.html
太空网:http://www.taikongmedia.com/Item/Show.asp?m=1&d=23599
新京报讯:http://edu.qq.com/a/20170509/013884.htm
央视国际高清:http://www.china.com.cn/v/news/2017-05/09/content_40772803.htm
央视4: http://tv.cctv.com/2017/05/09/VIDEMnJSsddmxHuBKqpfT6Y8170509.shtml
央视13: http://tv.cctv.com/2017/05/08/VIDEHvHguNxykVilMpNLr7yE170508.shtml

发表在 News, 观测日志 | 评论关闭

近地天体望远镜发现新彗星——C/2017 E2 (Tsuchinshan)

2017年4月13日,国际小行星中心(Minor Planet Center,MPC)发布了紫金山天文台刚发现的一颗新彗星C/2017 E2,命名为Tsuchinshan(注:“紫金山”的威妥玛拼法),这是第四颗以紫金山的名字命名的彗星。

图1. C/2017 E2 (Tsuchinshan)轨道图,J、S、U、N分别是木星、土星、天王星和海王星.

  2017年3月1日,紫台近地天体望远镜团组的科研人员观测到一颗亮度为19.5等的移动天体,其运动速度为0.30度/天,立即将该彗星的信息上报到MPC,随后几日对它进行了跟踪观测,并呼吁国际上其它望远镜对其进行跟踪观测。3月9日马格达林那山天文台的2.4米望远镜测量了该目标的彗发特征。经过近一个月的观测,确定了它是一颗周期彗星。该彗星的运行轨道比较特殊,几乎在一个垂直于黄道面的大椭圆轨道上运行,绕日周期长达114年。

  C/2017 E2 (Tsuchinshan)是我台发现的第六个彗星,也是近地天体望远镜发现的第二个彗星。第一个以“紫金山”命名的彗星是1965年元旦发现的,当晚紫金山天文台的科研人员在南京紫金山上用刚安装不久的40厘米双筒望远镜观测发现一个形态特殊的移动星象,报国际小行星中心后确认为一个新的短周期彗星,命名为62P/Tsuchinshan。相隔10天后,1月11日又发现了一个新的短周期彗星60P/Tsuchinshan。当时中国现代天文学的奠基人、紫金山天文台台长张钰哲先生非常激动,拿着他亲自绘制的两个紫金山彗星轨道图对大家说,我们中国有世界上最古老的彗星观测记录,但中国人发现并给予命名的彗星还是第一次啊!彗星是太阳系中的重要天体,被认为与地球生命起源有着密切地关联,2016年“罗塞塔”彗星探测器在探测67P彗星时发现存在生命的基本分子,引起了科学界的高度关注。在欧空局制定“罗塞塔”计划时,紫金山天文台发现的两个紫金山彗星曾与67P彗星一起作为候选的探测目标之一。可喜的是,60P和62P将会在今、明两年再次回归。

  继2017年1月24日报道发现了三个不同类型近地小行星后,近地天体望远镜又于2月28日和4月1日分别发现了一个Amor型近地小行星(2017 DC120)和Apollo型近地小行星(2017 GS4),至此该望远镜发现的近地小行星数目已达10个。

表1. 紫台发现彗星的列表

其他网络资源:
1. http://www.pmo.cas.cn/xwzx/twkx/201704/t20170418_4777100.html
2. http://www.cas.cn/syky/201704/t20170418_4597416.shtml
3.  http://www.njb.cas.cn/kydt2016/zdtp/201704/t20170418_4777103.html
4. http://news.xinhuanet.com/tech/2017-04/19/c_1120838899.htm

发表在 News, 观测日志 | 评论关闭

计划探测火星后,中国又瞄上太空“流浪者” (转)

新华社专访季江徽研究员关于我国小行星深空探测的构想。

from: http://xhpfm.mobile.zhongguowangshi.com/v300/newshare/1592470?channel=weixin&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1

中国计划2020年发射火星探测器,同时将目光投向游荡在太空里的“流浪者”。科学家近日透露,中国正筹划在火星探测计划后,去探测小行星。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最近发布《2016中国的航天》白皮书,在介绍未来5年深空探测的主要任务时也提及小行星探测。

中国深空探测科学目标论证专家委员会成员、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季江徽说,专家组论证了中国未来20年深空探测的主要科学目标,目前基本确定紧随火星探测计划的是小行星探测,之后是木星及木卫系统。

目标:选三颗特别的小行星

小行星一般是指围绕太阳运行的体积较小的岩石或金属天体。绝大多数小行星分布于火星和木星轨道之间的主带区域。由于质量较小,大多数小行星的形状很不规 则。这些体积虽小又无大气的小行星上可能蕴含了地球生命和水体起源的重要线索,同时也蕴藏着太阳系形成初期的原始信息。对小行星的研究具有重要科学价值。 一些小行星轨道与地球轨道接近或相交,存在与地球相撞的可能性,对地球与人类安全构成潜在危险。

“专家们的计划是发射一颗小行星空间探测器,对三颗近地小行星开展飞越、伴飞、伴飞附着探测。附着就是要落在小行星表面,进行原位采样分析。”季江徽说。

目前,世界上只有美国和日本的探测器在小行星上着陆过。日本的隼鸟一号探测器曾在丝川小行星上着陆并采样返回。

“2017年,中国将发射嫦娥五号探测器,如果嫦娥五号能够成功从月球采样返回,就说明中国具备从其他天体采样返回的能力。未来中国有可能像日本一样从小行星采样返回,在地面上的实验室里分析取回的样品。”季江徽说。

季江徽说,探测的首选目标是对地球构成威胁的近地小行星,评估它们撞击地球的概率;其次是研究小行星的形成和演化,从而研究太阳系的起源、演化;再次是探索地球生命和水的起源。

他介绍,中国科学家拟选择三颗很特别的近地小行星作为探测目标,目前设想对阿波菲斯小行星进行伴飞探测,对1996 FG3小行星进行伴飞并附着探测,另外根据探测器的发射窗口选择一颗近地小行星开展飞越探测。整个探测任务约持续6年。

预警:应对来自太空的潜在威胁

阿波菲斯小行星于2004年被发现,其最大直径约394米,宽度超过两个足球场。专家测算,阿波菲斯将于2029年4月13日和地球“擦肩而过”,距离地 球表面3万多千米,比月球距地球近得多,届时将裸眼可见。由于它的运行轨道被地球引力改变,它将于2036年再临地球。

  2016年9月7日,紫金山天文台盱眙观测站的观测员展示当晚近地天体望远镜拍摄到的近地小行星的运动状态——一条白色光带正沿着绿色十字叉所示的预报轨道运行。新华社照片

“阿波菲斯”是埃及神话中的毁灭之神,以此命名是因为科学家曾认为这颗小行星对地球威胁很大,全球有100多个科研小组在对它研究。不过,目前科学家测算它撞击地球的概率微乎其微。

尽管暂时不必为阿波菲斯担忧,但科学家估计在地球附近存在着30万颗直径在40米以上的近地天体,目前只发现了约3%。这使得国际社会愈发重视近地小行星对地球和人类生存的威胁。2013年12月,联合国大会批准成立国际小行星预警网。

2017年1月下旬,作为该预警网的成员,紫金山天文台近地天体望远镜发现了三颗近地小行星:2017 BK3、2017 BM3、2017 BL3,2017 BL3是一个有潜在威胁的近地小行星。

  2016年9月7日9月7日,紫金山天文台盱眙观测站的科研人员在观测前检查近地天体望远镜运行状态。新华社记者李响摄

  2016年9月7日,紫金山天文台盱眙观测站的科研人员在观测前检查近地天体望远镜运行状态。新华社记者李响摄

美国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最近发布《国家近地天体防备战略》指出,近地天体作为一个潜在威胁,可能对全球环境、经济、地缘政治造成严重灾难。2013年2月15日,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陨石事件,致使1200人受伤,近3000座建筑受损。

季江徽说,面对近地天体的碰撞威胁,不仅需要在地面建设专门的望远镜组成监测预警网络,还需开展空基近地小行星全面普查,更需要发射小行星探测器近距离详细勘查,了解其物理特性、内部结构与成分等。

他说,中国开展小行星深空探测将有助于更好的了解近地天体的基本特性,便于将来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来防御、减缓或消除碰撞威胁。

探秘:或将发现生命起源的奥秘

科学家认为,1996 FG3小行星上或许能发现地球生命起源的秘密。

季江徽说,关于地球生命起源目前有两种理论,一种是生命孕育于地球自身,另一种是来自外太空。科学家找到的许多陨石上含有有机物,被认为与生命起源有关。另外在很多小行星上还发现了水,有科学家认为,地球上的水可能来自小行星或彗星。

“为什么1996 FG3小行星被认为与生命有关呢?因为科学家已经在地面上对它做了大量的天文观测,通过光谱分析发现它是一颗碳质小行星,很可能含有生命起源所需的有机组分。”季江徽说。

他说,碳质小行星在火星与木星轨道间的主带非常多,但是在近地小行星中不多见。这些小行星可能受到大行星的引力扰动离开了主带,以及由于各方向受到不均匀的热辐射而获得动能从而拉近它们与地球的距离。

季江徽介绍,紫金山天文台与国内有关单位已合作完成了小行星采样一体化装置原理样机的研制,这为中国未来小行星原位采样提供了有力保障。

旅程:飞越“战神”

其实,中国早已飞越探测过一颗小行星。

它好似一块生姜,也像一颗奇形怪状的花生,是一颗以西方神话中战神“图塔蒂斯”命名的小行星。图塔蒂斯是一颗对地球构成潜在威胁的近地小行星,在2012年之前每4年接近一次地球。

2012年12月13日,中国第二颗月球探测器嫦娥二号圆满完成探月既定任务和日-地L2点试验任务之后,在距地球约700万千米远的深空,以每秒10千米的相对速度,从图塔蒂斯小行星身边飞奔而过,距“战神”最近的距离约为770米。

  嫦娥二号700万公里深空飞越图塔蒂斯小行星新华社记者 卢哲 编制

这是中国首次实现对小行星的飞越探测,也是国际上首次实现对“战神”的近距离探测。这次探测拍下了这颗小行星的光学图像,第一次将其表面特征清晰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目前天文学家虽然观测了很多小行星,但是空间探测并拍摄到照片的并不多,只有十多颗。季江徽团队与合作者对图塔蒂斯开展了深入研究,一系列文章发表在《自然》出版集团旗下期刊《科学报告》及《英国皇家天文学会月刊》上。

科学家发现,图塔蒂斯由较小一端的“头部”与较大一端的“身体”组成。根据图像估算,它长约4750米,宽约1950米。科学家还研究了它为何能在太空中 “翻跟头”;揭示了它表面的大部分碎石来源于早期图塔蒂斯小行星母体形成时的残留碎片,估测了其表面撞击坑的年龄约为16亿年。

记者:喻菲

新媒体编辑:郝方甲 李明 王贞 魏蒙

 

发表在 News | 评论关闭

我国学者新发现三个不同类型的近地小行星(转)

From:http://www.nsfc.gov.cn/publish/portal0/tab88/info53885.htm

 

Nsfc-neo

发表在 News, 观测日志 | 评论关闭

中国科学家发现危险“天外来客” 与地球之近刷新“中国记录”(转)

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近日新发现3个不同类型小行星。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季江徽3日向中新社记者详释其意义:新出现的一位“不速之客”身份危险,对地球潜藏威胁;其与地球距离之近刷新了“中国记录”。

紫金山天文台新发现3个近地小行星2017BK3、2017BL3、2017BM3,为3种不同类型。

该天文台研究员赵海斌介绍,其中的2017BL3,属于对地球构成潜在威胁的近地小行星(PHA)。它距地球最近时,约1个地月距离(38.4万千米),是迄今中国发现的、距地球轨道最近的近地小行星。

季江徽表示,目前,仅太阳系内就已发现14000多颗近地小行星,对地球构成威胁的近地小行星超过1000多颗。近地小行星与地球间的“警戒线”为150万千米。

这些“天外来客”形态各异、质地不同、轨道和运行周期千差万别。体积大、更靠近地球的“飞石”危险系数更高。

例如,直径约300米、重4000万吨的小行星“阿波菲斯”是天文学家跟踪的焦点。据预计,2029年4月13日,它距地球最近时仅3.4万千米,“那时它就在地球的‘鼻尖’,人们几乎肉眼可见,这可能是未来100年小行星距地球最近的一次”,季江徽说。

在季江徽看来,近地小行星的危险性绝非危言耸听。据估计,地球附近存在数百万颗几十米大小的近地天体,差不多每十年,就会发生一次撞击地球事件。测算显示,若直径百米的小行星撞击地球,将能毁灭一座大城市;若撞击小行星直径超过10千米,将造成全球性毁灭。

从紫金山天文台对2017BL3的监测来看,它移动迅速,速度约为主带小行星的3倍,运行轨道较扁,环绕太阳一周需2.06年。更多特性仍有待观测。

赵海斌表示,2013年2月,俄罗斯中部车里雅宾斯克发生近地小行星撞击事件,造成一千多人受伤。此后,国际社会加强了对近地小行星的发现、监测、预警合作,国际小行星预警网(IAWN)应运而生。中国科学家也在积极参与近地天体的观测与研究。 (记者 朱晓颖)

发表在 News, 观测日志 |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