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状态


今日事件 :

    没有事件!


天气实况


天气预报



发表在 系统信息 | 评论关闭

中继星

转播:

太空说话听不清?试看鹊桥中继星(上)

太空说话听不清?试看鹊桥中继星(下)

发表在 未分类 | 评论关闭

Hayabusa小行星探测

转播:

不死鸟的传奇——“隼鸟”家族的小行星之旅(上)

不死鸟的传奇——“隼鸟”家族的小行星之旅(中)

不死鸟的传奇——“隼鸟”家族的小行星之旅(下)

隼鸟1号

隼鸟2号

 

发表在 未分类 | 评论关闭

Filters and Map of sky cover

Filters in CNEOST:
SDSS-g’,SDSS-r’,SDSS-i’
V + R filters
H_alpha,O[III],S[II]
filter_all

屏幕快照 2018-04-16 下午4.13.35

屏幕快照 2018-04-16 下午4.13.19

屏幕快照 2018-04-16 下午4.12.59

屏幕快照 2018-04-16 下午4.12.45

发表在 系统信息 | 标签为 , , | 评论关闭

是时候聊聊小行星防御了(转)

cite: Here

NASA 小行星防御宣传片

 

发表在 未分类 | 评论关闭

紫金山天文台新发现的近地小行星2018年3月27日飞掠地球(转)

cite:http://www.pmo.cas.cn/xwzx/twkx/201803/t20180327_4986986.html

紫金山天文台(以下简称紫台)近地天体望远镜于2018年2月22日新发现的一颗对地球构成潜在威胁的近地小行星(PHA),2018 DH1,于2018年3月27日18时18分(北京时间)在距离地球9.18个地月距离处飞掠地球。

图1 发现2018 DH1时,该小行星正在飞近地球

119.78.210.208/tt/test.html

  2018年2月22日,紫台科研人员利用近地天体望远镜观测到一颗亮度为20等的移动天体,其运动速度为0.15度/天,立即将该目标信息上报到国际小行星中心,并发起亚洲-太平洋小行星监测网(APAON)对其进行跟踪观测。通过对该目标的全球联合跟踪观测,于2月25日被确定为一个新的PHA,并予以2018 DH1的国际临时编号,该目标确定后已被美国金石雷达(Goldstone)列为观测对象。这是紫台发现的第17颗近地小行星和第3颗PHA。

  2018 DH1是一个阿波罗(Apollo)型PHA,其轨道半长径为2.10天文单位(约3.15亿公里),偏心率为0.60,轨道周期为3.04年,绝对星等为21.1等,与地球的最近轨道距离为0.014天文单位(约210万公里),2018年3月27日18时18分从距离地球最近的位置飞掠时的视星等可达15.8等。

  近地天体望远镜随后的跟踪观测发现该小行星以约5小时的周期在自转,这对于进一步研究该小行星的形状等信息具有重要意义。

图2 近地天体望远镜跟踪监测2018 DH1

图3 2018 DH1的自转周期为4.9986小时

  今年2月我国作为正式成员加入了联合国批准成立的国际小行星预警网(International Asteroid Warning Network,IAWN)。紫台近地天体望远镜作为我国该领域的主干设备一直致力于近地天体的观测研究,在国际近地天体监测研究领域中有一定的国际地位,相关观测研究为我国系统开展近地天体监测预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为我国将要开展的小行星深空探测提供了地基观测保障。

  这项研究工作得到了中国科学院天文财政专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批准号:11633009,11661161013,11503090,11273067)等项目和中科院行星科学重点实验室的资助。

相关媒体报道:(人民日报,新华社,中新社,新华日报,科技日报)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未分类 | 评论关闭

PHA: 2018 DH1

2018年2月22日CNEOST又发现一个PHA–2018DH1(内部编号X54787

2月25日晚再次监测到该目标(内部编号X54851

2018DH1
(2018-02-22)

 

2018DH1
(2018-02-25)

这是一个 Apollo 型的近地小行星,直径约为210米,将于3月27日飞掠地球  ,届时距地球约9.18个地月距离,亮度可达15.8mag。
2018DH1 轨道示意图

下图是2018年3月11日拍摄到的2018 DH1,这只是CNEOST 10KCCD中截取的800X800像素的区域,该区域内还能看到另外两颗更暗弱的小行星(左上,右下)。

pp2018DH1

发表在 未分类 | 评论关闭

马斯克的红色跑车

近地天体望远镜于2018年2月11日凌晨5点多监测到马斯克的红色跑车已经偏离了预定轨道。
2018-017A(点击下载视频)

屏幕快照 2018-02-11 下午12.04.02

发表在 未分类 | 评论关闭

Asteroid Florence——近距离通过地球的最大小行星

  • 一个大型的近地小行星,将于2017年9月1日近距离通过地球

小行星弗罗伦斯(Florence),是一个大型的近地小行星,将于2017年9月1日,预计在距离我们约为700万公里(18倍的地月距离)的地方,安全通过。

来自NASA斯皮策空间望远镜以及近地天体广角红外线探测望远镜的测量结果,预计小行星弗罗伦斯的大小约为4.4公里。

自NASA探测和跟踪近地小行星以来,尽管有很多小行星,有以几倍的地月距离通过地球,比小行星弗罗伦斯距离我们还要近,但这些小行星都相对比较小,小行星弗罗伦斯是近距离通过地球的最大的小行星,下一次这么近距离通过预计要到2500年了。

Credits: NASA/JPL-Caltech

这颗小行星于1981年3月由位于澳大利亚的赛丁泉天文台(Siding Spring Observatory)发现,以弗罗伦斯(Florence Nightingale)的名字命名,用于纪念现代护理的创始人弗罗伦斯·南丁格尔(1820-1910)。

在8月下旬和9月上旬,小行星弗罗伦斯的星等为9级,天文爱好者们可试着通过小型望远镜进行捕捉。另外这么相对较近的距离,也为科学家们提供了观测和研究的机会。

  • 新发现了第三个三合小行星系统

Credits: NASA/JPL-Caltech
继续阅读

发表在 News | 标签为 | 评论关闭

近地天体望远镜发现的小行星命名为“马永生星”

“马永生星”——210292号小行星,是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于2007年10月6日,用盱眙天文观测站近地天体望远镜发现的,国际小行星中心于2009年3月给予210292号国际永久编号,2017年6月9日经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批准,正式命名为“马永生星”。“马永生星”绕日运行椭圆轨道的半长径为2.755天文单位,偏心率为0.091,轨道倾角为8.122度,绕太阳一周需4.57年。2017年7月27日下午,在北京中国石化集团公司总部举行了“马永生星”命名仪式。

马永生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沉积学家,石油地质学家,他是海相碳酸盐岩油气勘探理论研究的开拓者,也是我国普光气田、元坝气田发现的主要贡献者。在长期的油气勘探理论研究和生产实践过程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创新成果,为促进我国石油行业发展、保障国家油气安全作出了重要贡献。马永生院士曾于2007年荣获何梁何利基金最高奖项――科学与技术成就奖。在命名仪式上马永生院士说:“宇宙星辰遥不可及,‘马永生星’于我而言,已经远远超出了奖励与光荣的意义,它更意味着鼓舞和激励,意味着责任与使命。”

相关新闻链接:

http://pmo.cas.cn/cxwh/whhd/201707/t20170731_4837912.html

中国网:http://www.china.com.cn/news/2017-07/28/content_41305109.htm
网易:http://news.163.com/17/0728/10/CQE3VMGE000189DH.html
新华网:http://www.bj.xinhuanet.com/bjyw/2017-07/28/c_1121394392.htm

发表在 News, 观测日志 | 评论关闭

“杞人忧天”也有道理(转)

中国科学报: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17/7/325809.shtm

美俄双双启动小行星撞地球“防御计划”,我国专家认为:

“杞人忧天”也有道理

 

美国航空局6月30日宣布批准一项防止小行星撞地球的计划进入初步设计阶段,计划2020年发射航天器撞击一对小行星以改变其轨道。 随后,俄罗斯航天集团下属单位表示将从2019年开始筹建近地小行星搜寻追踪系统,及时预警潜在撞击。美俄为何相继启动小行星撞地球“防御计划”?记者就此采访了有关专家。

近地小行星撞击地球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美俄采取了巧合的“一致行动”,是不是意味着有可能有小行星撞击地球的危险呢?

中科院上海天文台台长洪晓瑜表示,从天文学的角度来说,“杞人忧天”是对的。小行星“光顾”太阳系行星时有发生,只是大部分小行星在进入大气层后会被烧毁、分解,使人们觉得“天上掉下来小行星”很少发生。

美国航天局将直径超过1千米的小行星列作“可造成全球性影响”的潜在威胁天体,并重点观测追踪。美国估计,人类已发现了约93%的此类天体。然而,对于直径小于1千米的小行星,目前还有许多人类尚未观测到,不排除撞击地球、造成区域性破坏的可能。

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台长杨戟表示,直径大于140米且离地球轨道小于750万千米的小行星对地球有可能构成直接威胁。但迄今已发现的潜在威胁小行星总数尚不足理论估计数量的三分之一,其中,直径大于40米的近地小行星已发现数量仅占3%。因此,加强对近地小行星的探测是探索和认识太阳系的迫切需要。

人类防御小行星“意外飞来”,存在哪些漏洞?

历史表明,小行星撞击地球发生的概率可能超出人们想象。2013年,一颗陨落的小行星在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上空爆炸,致使大量建筑受损,数千人受伤。许多宇航机构是通过社交网络和视频网站了解此事的,这表明人类对近地小行星的出没,在认知上存在严重不足。

科学家认为,发生在车里雅宾斯克的事件已经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警告。如果说2013年是车里雅宾斯克运气不好,那么如果20年后,人类的某个地点又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击中,那可不是坏运气的问题了。

目前,人类在监测近地小行星意外飞来的实践中,还存在哪些漏洞呢?

杨戟表示,近地小行星游弋在太阳系各个地域,轨道分布广、亮度低、变化速度快,这为小行星探测造成巨大挑战。目前,监测近地小行星的天文装置,普遍口径小、数量少、站址单一、探测深度有限,有能力的国家需要建设具有大天区搜寻、低亮度探测和动态持续监测能力的高灵敏度天地一体化监测网。

发现具有潜在威胁的小行星,人类目前技术能否实现防御呢?

中科院微小卫星创新研究院新技术中心主任张永合认为,利用人造航天器进入深空接近或撞击小行星是可实现的,但要想让小行星在受控的状态下偏离威胁轨道,或分解成碎片,还面临巨大的技术挑战。

监测近地小行星,除了预警,还能干什么?

人类对近地小行星的监测,除了能防止小行星撞地球所造成的生存环境破坏,还能为深空探测提供直接科学支撑。

杨戟表示,近地小行星蕴含着太阳系形成初期的原始信息,是人类开展深空探测的重要科学目标,也是继月球后人类探索太空的重要对象。国际上已有多个组织开始探索开发利用小行星的资源。

张永合认为,对地球附近微小行星、近地小行星、空间碎片的普查、跟踪和编目是保障航天和深空探测活动的关键。利用微小卫星技术开展低成本深空小行星探测、采样是当前国际空间科学领域的热点,未来甚至可以利用近地小行星作为深空探测的运载平台,将航天器送入太阳系深处。

目前,美国、欧洲、俄罗斯、日本建设了近地小行星监测预警的相关基础设施。其中,美国投入了一批新的地面监测设备,并启动建设了下一代巡天望远镜,把近地小行星搜索作为重要业务目标。欧空局利用地面雷达和光电设备监测人造天体、空间碎片和潜在威胁天体,同时计划建设高精度望远镜开展扫描巡天。

我国的近地小行星观测研究有长期积累。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建设了1米施密特近地天体望远镜,近年来成为国际小行星联测网中数据排名领先的台站之一。到目前,已新发现8个近地小行星,并对上千个近地小行星进行了监测,在国际上具有一定影响力。

(新华社记者王琳琳)

 

发表在 News |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