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状态


今日事件 :

  • ge/ge
    之间 pm 5:16 - pm 5:16
  • ge/ge
    之间 pm 5:16 - pm 5:16


天气实况


天气预报

发表在 系统信息 | 评论关闭

Filters and Map of sky cover

Filters in CNEOST:
SDSS-g’,SDSS-r’,SDSS-i’
V + R filters
H_alpha,O[III],S[II]
filter_all

屏幕快照 2018-04-16 下午4.13.35

屏幕快照 2018-04-16 下午4.13.19

屏幕快照 2018-04-16 下午4.12.59

屏幕快照 2018-04-16 下午4.12.45

发表在 系统信息 | 标签为 , , | 评论关闭

是时候聊聊小行星防御了(转)

cite: Here

NASA 小行星防御宣传片

 

发表在 未分类 | 评论关闭

紫金山天文台新发现的近地小行星2018年3月27日飞掠地球(转)

cite:http://www.pmo.cas.cn/xwzx/twkx/201803/t20180327_4986986.html

紫金山天文台(以下简称紫台)近地天体望远镜于2018年2月22日新发现的一颗对地球构成潜在威胁的近地小行星(PHA),2018 DH1,于2018年3月27日18时18分(北京时间)在距离地球9.18个地月距离处飞掠地球。

图1 发现2018 DH1时,该小行星正在飞近地球

119.78.210.208/tt/test.html

  2018年2月22日,紫台科研人员利用近地天体望远镜观测到一颗亮度为20等的移动天体,其运动速度为0.15度/天,立即将该目标信息上报到国际小行星中心,并发起亚洲-太平洋小行星监测网(APAON)对其进行跟踪观测。通过对该目标的全球联合跟踪观测,于2月25日被确定为一个新的PHA,并予以2018 DH1的国际临时编号,该目标确定后已被美国金石雷达(Goldstone)列为观测对象。这是紫台发现的第17颗近地小行星和第3颗PHA。

  2018 DH1是一个阿波罗(Apollo)型PHA,其轨道半长径为2.10天文单位(约3.15亿公里),偏心率为0.60,轨道周期为3.04年,绝对星等为21.1等,与地球的最近轨道距离为0.014天文单位(约210万公里),2018年3月27日18时18分从距离地球最近的位置飞掠时的视星等可达15.8等。

  近地天体望远镜随后的跟踪观测发现该小行星以约5小时的周期在自转,这对于进一步研究该小行星的形状等信息具有重要意义。

图2 近地天体望远镜跟踪监测2018 DH1

图3 2018 DH1的自转周期为4.9986小时

  今年2月我国作为正式成员加入了联合国批准成立的国际小行星预警网(International Asteroid Warning Network,IAWN)。紫台近地天体望远镜作为我国该领域的主干设备一直致力于近地天体的观测研究,在国际近地天体监测研究领域中有一定的国际地位,相关观测研究为我国系统开展近地天体监测预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为我国将要开展的小行星深空探测提供了地基观测保障。

  这项研究工作得到了中国科学院天文财政专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批准号:11633009,11661161013,11503090,11273067)等项目和中科院行星科学重点实验室的资助。

相关媒体报道:(人民日报,新华社,中新社,新华日报,科技日报)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未分类 | 评论关闭

PHA: 2018 DH1

2018年2月22日CNEOST又发现一个PHA–2018DH1(内部编号X54787

2月25日晚再次监测到该目标(内部编号X54851

2018DH1
(2018-02-22)

 

2018DH1
(2018-02-25)

这是一个 Apollo 型的近地小行星,直径约为210米,将于3月27日飞掠地球  ,届时距地球约9.18个地月距离,亮度可达15.8mag。
2018DH1 轨道示意图

下图是2018年3月11日拍摄到的2018 DH1,这只是CNEOST 10KCCD中截取的800X800像素的区域,该区域内还能看到另外两颗更暗弱的小行星(左上,右下)。

pp2018DH1

发表在 未分类 | 评论关闭

马斯克的红色跑车

近地天体望远镜于2018年2月11日凌晨5点多监测到马斯克的红色跑车已经偏离了预定轨道。
2018-017A(点击下载视频)

屏幕快照 2018-02-11 下午12.04.02

发表在 未分类 | 评论关闭

Asteroid Florence——近距离通过地球的最大小行星

  • 一个大型的近地小行星,将于2017年9月1日近距离通过地球

小行星弗罗伦斯(Florence),是一个大型的近地小行星,将于2017年9月1日,预计在距离我们约为700万公里(18倍的地月距离)的地方,安全通过。

来自NASA斯皮策空间望远镜以及近地天体广角红外线探测望远镜的测量结果,预计小行星弗罗伦斯的大小约为4.4公里。

自NASA探测和跟踪近地小行星以来,尽管有很多小行星,有以几倍的地月距离通过地球,比小行星弗罗伦斯距离我们还要近,但这些小行星都相对比较小,小行星弗罗伦斯是近距离通过地球的最大的小行星,下一次这么近距离通过预计要到2500年了。

Credits: NASA/JPL-Caltech

这颗小行星于1981年3月由位于澳大利亚的赛丁泉天文台(Siding Spring Observatory)发现,以弗罗伦斯(Florence Nightingale)的名字命名,用于纪念现代护理的创始人弗罗伦斯·南丁格尔(1820-1910)。

在8月下旬和9月上旬,小行星弗罗伦斯的星等为9级,天文爱好者们可试着通过小型望远镜进行捕捉。另外这么相对较近的距离,也为科学家们提供了观测和研究的机会。

  • 新发现了第三个三合小行星系统

Credits: NASA/JPL-Caltech
继续阅读

发表在 News | 标签为 | 评论关闭

近地天体望远镜发现的小行星命名为“马永生星”

“马永生星”——210292号小行星,是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于2007年10月6日,用盱眙天文观测站近地天体望远镜发现的,国际小行星中心于2009年3月给予210292号国际永久编号,2017年6月9日经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批准,正式命名为“马永生星”。“马永生星”绕日运行椭圆轨道的半长径为2.755天文单位,偏心率为0.091,轨道倾角为8.122度,绕太阳一周需4.57年。2017年7月27日下午,在北京中国石化集团公司总部举行了“马永生星”命名仪式。

马永生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沉积学家,石油地质学家,他是海相碳酸盐岩油气勘探理论研究的开拓者,也是我国普光气田、元坝气田发现的主要贡献者。在长期的油气勘探理论研究和生产实践过程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创新成果,为促进我国石油行业发展、保障国家油气安全作出了重要贡献。马永生院士曾于2007年荣获何梁何利基金最高奖项――科学与技术成就奖。在命名仪式上马永生院士说:“宇宙星辰遥不可及,‘马永生星’于我而言,已经远远超出了奖励与光荣的意义,它更意味着鼓舞和激励,意味着责任与使命。”

相关新闻链接:

http://pmo.cas.cn/cxwh/whhd/201707/t20170731_4837912.html

中国网:http://www.china.com.cn/news/2017-07/28/content_41305109.htm
网易:http://news.163.com/17/0728/10/CQE3VMGE000189DH.html
新华网:http://www.bj.xinhuanet.com/bjyw/2017-07/28/c_1121394392.htm

发表在 News, 观测日志 | 评论关闭

“杞人忧天”也有道理(转)

中国科学报: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17/7/325809.shtm

美俄双双启动小行星撞地球“防御计划”,我国专家认为:

“杞人忧天”也有道理

 

美国航空局6月30日宣布批准一项防止小行星撞地球的计划进入初步设计阶段,计划2020年发射航天器撞击一对小行星以改变其轨道。 随后,俄罗斯航天集团下属单位表示将从2019年开始筹建近地小行星搜寻追踪系统,及时预警潜在撞击。美俄为何相继启动小行星撞地球“防御计划”?记者就此采访了有关专家。

近地小行星撞击地球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美俄采取了巧合的“一致行动”,是不是意味着有可能有小行星撞击地球的危险呢?

中科院上海天文台台长洪晓瑜表示,从天文学的角度来说,“杞人忧天”是对的。小行星“光顾”太阳系行星时有发生,只是大部分小行星在进入大气层后会被烧毁、分解,使人们觉得“天上掉下来小行星”很少发生。

美国航天局将直径超过1千米的小行星列作“可造成全球性影响”的潜在威胁天体,并重点观测追踪。美国估计,人类已发现了约93%的此类天体。然而,对于直径小于1千米的小行星,目前还有许多人类尚未观测到,不排除撞击地球、造成区域性破坏的可能。

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台长杨戟表示,直径大于140米且离地球轨道小于750万千米的小行星对地球有可能构成直接威胁。但迄今已发现的潜在威胁小行星总数尚不足理论估计数量的三分之一,其中,直径大于40米的近地小行星已发现数量仅占3%。因此,加强对近地小行星的探测是探索和认识太阳系的迫切需要。

人类防御小行星“意外飞来”,存在哪些漏洞?

历史表明,小行星撞击地球发生的概率可能超出人们想象。2013年,一颗陨落的小行星在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上空爆炸,致使大量建筑受损,数千人受伤。许多宇航机构是通过社交网络和视频网站了解此事的,这表明人类对近地小行星的出没,在认知上存在严重不足。

科学家认为,发生在车里雅宾斯克的事件已经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警告。如果说2013年是车里雅宾斯克运气不好,那么如果20年后,人类的某个地点又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击中,那可不是坏运气的问题了。

目前,人类在监测近地小行星意外飞来的实践中,还存在哪些漏洞呢?

杨戟表示,近地小行星游弋在太阳系各个地域,轨道分布广、亮度低、变化速度快,这为小行星探测造成巨大挑战。目前,监测近地小行星的天文装置,普遍口径小、数量少、站址单一、探测深度有限,有能力的国家需要建设具有大天区搜寻、低亮度探测和动态持续监测能力的高灵敏度天地一体化监测网。

发现具有潜在威胁的小行星,人类目前技术能否实现防御呢?

中科院微小卫星创新研究院新技术中心主任张永合认为,利用人造航天器进入深空接近或撞击小行星是可实现的,但要想让小行星在受控的状态下偏离威胁轨道,或分解成碎片,还面临巨大的技术挑战。

监测近地小行星,除了预警,还能干什么?

人类对近地小行星的监测,除了能防止小行星撞地球所造成的生存环境破坏,还能为深空探测提供直接科学支撑。

杨戟表示,近地小行星蕴含着太阳系形成初期的原始信息,是人类开展深空探测的重要科学目标,也是继月球后人类探索太空的重要对象。国际上已有多个组织开始探索开发利用小行星的资源。

张永合认为,对地球附近微小行星、近地小行星、空间碎片的普查、跟踪和编目是保障航天和深空探测活动的关键。利用微小卫星技术开展低成本深空小行星探测、采样是当前国际空间科学领域的热点,未来甚至可以利用近地小行星作为深空探测的运载平台,将航天器送入太阳系深处。

目前,美国、欧洲、俄罗斯、日本建设了近地小行星监测预警的相关基础设施。其中,美国投入了一批新的地面监测设备,并启动建设了下一代巡天望远镜,把近地小行星搜索作为重要业务目标。欧空局利用地面雷达和光电设备监测人造天体、空间碎片和潜在威胁天体,同时计划建设高精度望远镜开展扫描巡天。

我国的近地小行星观测研究有长期积累。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建设了1米施密特近地天体望远镜,近年来成为国际小行星联测网中数据排名领先的台站之一。到目前,已新发现8个近地小行星,并对上千个近地小行星进行了监测,在国际上具有一定影响力。

(新华社记者王琳琳)

 

发表在 News | 评论关闭

中科院科技创新亮点成果筛选(201702)

转自:http://www.cas.cn/zt/kjzt/ldcgsx201702/

W020170717429850651529

能与众多大项目的成果列在一起参选,是对我们成绩的肯定!中科院科技成果亮点筛选

近年来,中科院在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下,在全院科研人员的共同努力下,重大科技成果不断涌现。为进一步增进公众对中科院亮点工作的了解,同时促进院属各单位进一步加强对重大成果的传播推广,特启动“中科院科技创新亮点成果筛选”活动。
中科院相关职能部门现已推荐2017年第2季度候选条目,欢迎大家积极参与投票,相关得票数将作为正式当选条目的重要参考依据。感谢对中科院科技创新工作的鼓励和支持!

 

 

发表在 News, 观测日志 | 评论关闭

超新星“量产”的秘密(转)

转自:http://caskepu.chuanbo.cas.cn/gb/jctj/201706/t20170622_4528695.html

蟹状星云(M1)位于金牛座,距地球6500光年。它是公元1054年一次超新星爆发留下的残骸。我国史书《宋史》《宋会要》等较为详细地记载了这次超新星爆发,因而这颗超新星也被称为“中国超新星”。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你以为它是一颗“新”恒星,实际它是恒星生命的终结;它光芒耀眼,你却不知道下一次它出现在哪儿。

5月14日,一位美国犹他州的天文爱好者利用35厘米口径的小望远镜,发现了位于旋涡星系NGC 6946中的一颗突然变亮的天体。全世界天文学家纷纷转动望远镜来观测这个突发的事件,并最终利用测光和光谱的数据证实了,这是一个很年轻的ⅡP型超新星。

虽然随着技术与设备的进步,超新星不再是极其稀有的发现,但这颗最终被命名为SN 2017eaw的超新星,其所在的寄主星系NGC 6946依然破纪录地孕育了它一百年来的第10颗超新星。除此之外,在这个距离我们大约2000万光年的星系中,有一颗质量大约是25倍太阳质量的红超巨星在2009年短暂变亮后再变暗。这个“消失”的天体(N6946-BH1)被认为很可能是一个爆发失败的超新星,最终很可能会转变为黑洞。

提前预告超新星不容易 新技术提高寻找效率

我们的宇宙中,每秒钟都会有一颗超新星爆发。然而,相对于恒星漫长的数百万年生命,超新星事件的持续时间很短。加上大部分望远镜都无法分辨出银河系外星系内的恒星,因此很难提前预告超新星的爆发。

上世纪90年代,天文学家选择了一批离我们较近的星系,用望远镜对它们进行反复拍摄,通过比对不同时间拍摄的图像来发现超新星。当时的北京天文台兴隆观测站利用一台口径仅有60厘米的望远镜开展寻找超新星的工作,一度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进入21世纪,随着探测器和数据处理技术的进步,使得我们可以快速获得大面积天区的图像,于是更多的大视场巡天项目纷纷启动。现阶段很多巡天计划的单幅图像覆盖的区域可以达到数十平方度(月亮的大小约0.25平方度)。其中计划于2018年展开的ZTF(Zwicky Transient Facility)巡天,甚至可以做到在一个夜晚把整个天空扫描一遍。图像中会有上万甚至几十万颗恒星和星系。

如何在这些恒定不变的天体中找到诸如超新星这样会变化的目标源,一直是很大的挑战。最近几年,科研工作者主要使用图像相减技术,即利用两幅不同时间拍摄的图像进行对减,把恒星和星系这样的不变天体去除,再利用一些判断标准就可以比较准确地找到超新星候选体。

最新的机器学习技术的引入,有助于更加有效地找到超新星,进而利用其它望远镜对它们进行后随观测。中国天文学者最近几年也在开展大视场超新星巡天项目。清华大学与国家天文台和紫金山天文台合作的TNTS(Tsinghua-NAOC Transient Survey)和PTSS(PMO-Tsinghua Supernova Survey)每年可以发现超过100颗各类超新星。

研究人员利用这些极为早期的超新星观测数据,开展了大量超新星前身星模型的研究工作,为恒星的演化补上了最终的一环。

超新星爆发极其明亮 孕育绝大多数重金属元素

尽管201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了三位利用超新星发现宇宙加速膨胀的天体物理学家,但相比声名赫赫的黑洞,超新星要默默无闻得多。超新星爆发是某些恒星在演化接近末期时经历的一种剧烈爆炸。这种极其明亮的爆炸所释放的电磁辐射经常能够照亮其所在的整个星系,并可持续几周至几个月。爆炸中,其前身恒星的绝大部分结构彻底瓦解。

翻开元素周期表,绝大多数重金属元素都来源于超新星的爆发。爆发所抛出的物质与激波会对下一代恒星形成以及星系的演化产生不可忽略的影响。

天文学家沃尔特·巴德和弗里兹·茨维奇最早于1931年在他们所讲授的课程中引入了“Supernova(超新星)”这个词,用于介绍一些突然出现在天空中的“新”恒星,并沿用至今。

根据历史文献记载,2000多年来,我们的银河系至少出现过8颗超新星。其中最有名的当属我国宋史中有详细记录的AD 1054。它爆发后留下的遗迹就是我们今天命名为M1的蟹状星云。而银河系迄今为止最后一个有记录的超新星是1604年爆发的开普勒超新星。

现代超新星的研究,一般认为是从1885年发现我们的邻居星系M31中爆发的超新星开始的。国际天文学联合会(IAU)对超新星的命名,是用发现时的年份加上英文字母表明发现的次序。越来越多超新星被发现,使得它们名字中的字母数量不得不从一个增加到了三个。

走向死亡时的余晖 昭示不同的恒星“前世”

突然变亮的超新星看似“新”恒星,但其爆发却是一部分恒星生命的终点。爆炸一旦发生,最终的结果就是恒星的彻底消失或转化为极端致密的天体,比如中子星或者黑洞。这个过程不可逆转。

20世纪40年代,鲁道夫·闵可夫斯基提出利用超新星的一些表象特征,如光谱中的谱线和超新星光度随时间的变化,来对超新星进行分类。最初的判断标准是用光谱中的氢元素电离线来区分Ⅰ型(无氢)和Ⅱ型(有氢)超新星。随着超新星发现数量的增加,又根据硅和氦的电离线把Ⅰ型超新星再分为Ⅰa(有硅)、Ⅰb(有氦)和Ⅰc(无氦)型。Ⅱ型超新星中,也根据光度变化曲线的形状分为ⅡP,ⅡL等子类型。

虽然这个分类被沿用至今,但随着恒星演化理论的快速发展,超新星研究者们更倾向于用超新星爆发的机制来重新定义超新星的类型。20世纪70年代,天体物理学家提出,Ⅰa型超新星爆发来源于双星系统中的致密白矮星爆炸。白矮星通过吸积伴星的物质或者与另外一颗白矮星发生碰撞并合,导致其质量超过稳定的白矮星质量上限。此时电子简并压无法再抗衡引力,引发恒星温度持续上升,最终发生剧烈的爆炸。

Ⅰa型超新星爆发的主要能量来源是镍元素同位素的放射性衰变。超新星爆发后亮度迅速上升,在2—3个星期的时间内达到最亮,此后开始缓慢下降并最终消失不见。除了Ⅰa型超新星,其它类型的超新星都来源于大质量恒星的演化。

1986年,天体物理学家乌斯里和韦弗利发表文章,认为质量大于8倍太阳质量的恒星在其生命的最后阶段,用于提供辐射压、保持恒星稳定的氢元素被燃烧殆尽,引力导致恒星向内部快速塌缩,最终发生爆炸。文章开头提到的SN 2017eaw就属于核塌缩型超新星,并且是其中最常见的ⅡP型。这类超新星的光度在长达2—3个月时间内保持不变。利用哈勃望远镜,天体物理学家们直接证认了,大部分ⅡP型超新星的前身星都是红超巨星。

未来会有更大量的超新星爆发被探测到,上至宇宙模型、下至恒星形成等各个领域将成为它们的用武之地。

  (作者:张天萌,系国家天文台副研究员)

发表在 News | 评论关闭